细虫戛戛

李金金:

还是转发一下吧

偃衣。:

从微博上搬来,感觉现在瑶妹总是被人写的以色侍人,我们瑶妹要智商有智商要情商有情商,不需要出卖自己的身体,就酱。

【严肃讨论】我们为什么要拒绝恋童作品?

今天倾芷婳怼陈情令了嘛w?:

because of love:



汪汪汪汪汪司er:







潜移默化。








就算是你特别厌恶的,每天都在你面前洗脑








慢慢的也就觉得没什么了








Laceration:















#原文被LOF和谐,已自我规避,并以链接格式重新发布原文
















在陈述我的观点之前,我要先讲一个故事。
















我曾在某处读到一个关于自闭症儿童的帖子,今天凭借记忆翻译转述一下,这个故事涉及恋圌童和性圌侵,而我也不具备相应的心理学知识,如果冒犯到你,我很抱歉。
















“我”和汤米,从小就在一起玩。汤米虽然有自闭症,但温柔又可爱,我很喜欢他。
















汤米经常会突然说出一句话:“daddy is home”,哪怕他父亲还在上班。我们和大人都觉得很可爱,就会捏他的脸逗他,笑话他。
















随着我的年纪增长,汤米一家搬走了,我们逐渐疏远,一年就团聚一两次。不管是圣诞派对还是感恩节派对,我见到的汤米仍然腼腆可爱,时不时还是说起儿时那句话。
















“daddy is home。”
















后来,机缘巧合,我参加了一个政圌府的关怀自闭症儿童的项目,我学到了真正的与他们交流的办法。
















自闭症患儿往往伴随着程度不等的智力缺陷,他们很难和外界沟通。往往,他们只能发出一个简单的信号,而你必须跟随这个信号,一句往下,追寻到他们真正想表达的东西。
















比如一个孩子说“the door is open”,他不是随口说说而已,你必须问他,是什么门?门开了怎么了?有什么东西进去了?最后才发现,门开了,风吹倒了花瓶,孩子躺在摇篮里的妹妹被打湿了。就这样,一个婴儿得到了帮助。
















我学到了这些事情,突然,我意识到了很多从前未能察觉的异样。那些猜测让我浑身发冷,以至于一个夜晚,我毫无预兆,没告诉任何人,驱车前往汤米的家。
















汤米的父亲不在家,他的母亲,我的婶婶见到我很惊讶,我支支吾吾说不清为什么要来,但一定坚持要留宿,她只好妥协了。我和汤米一起玩着游戏,她在一旁惴惴不安,想要赶我们去睡觉,但我坚持要待在客厅,婶婶年纪大了,只得先行离开。
















我等到婶婶的响动停止了,才转向汤米。他竟然也看着我,仍然是温柔又安静的样子,目光很是空洞。
















“daddy is home。”他说。
















汤米,我问,你喜欢爸爸回家吗。
















汤米摇了摇头。而我浑身颤抖。
















为什么?爸爸会伤害你吗?
















他点了点头。
















……他打你吗?
















摇头。
















他会不会……脱掉你的衣服……
















汤米的回答让我绝望,崩溃,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拉扯着他冲上车,一路开回我的父母家。在混乱中,警车来了,父母不停地安慰我,但我嚎啕大哭,根本停不下来。
















这么多年啊,他一直在向我们求助。但没有人知道,没有人发现,他到底该多么绝望?
















故事的最后,汤米的父母被逮捕了,汤米得到了专业人士的帮助。但我始终无法释怀。你可以把这段话当做一个故事,只是请,如果你在生活中遇上像汤米一样的孩子,请多给他们一些关注,一些帮助,或许你能拯救生命,也拯救自己的灵魂。
















……故事结束了,但生活中的苦难完全没有停止。很多时候,我不知道自己能够做些什么,应该做些什么,希望有一天我能找到答案……
















我是非常非常厌恶恋圌童的,不管是三次元还是二次元。但二次元的软性儿童色情有非常非常多的拥护者,每当我出声反对,就会有人反驳自己分得清现实和虚幻,以及用一句“我天生就是这样,我又能怎么办?”来堵我的嘴。
















今天总算是想明白了,我反对二次元的儿童色情不是天真地以为这样就能阻止恋圌童癖宣泄圌欲圌望,而是因为二次元对恋圌童文化的洗白和美化其实并不罕见,而且经过精心伪装,具有相当大的欺骗性和误导性。
















可爱纯真的小男孩和小女孩,爱上自己的监护人是浪漫的,和成年人肌肤相亲是甜蜜的,不会对身体心灵造成伤害,长大还能长相守……优美的文字,美丽的图画,朦胧的性圌爱画面,这种东西跟三次元赤圌裸裸的侵犯幼童比起来,好像高尚得多了,其实丑恶程度和负面作用更大,大得可怕。
















在这个几乎什么都能被检索到的时代,这种创作如果被世界观尚未成型的孩子看到,如果这些孩子会相信甚至向往这种关系,后果简直不堪设想。更不用说,有机可乘的恋圌童癖完全可以用这种作品去误导洗圌脑自己的目标,为自己创造可乘之机……每一个创作者都认为,自己没有伤害任何人,只是“私下交流”“小众爱好”,而我们的干扰是“阻止创作自圌由”“欺人太甚”——所以今天,我要说,我不管这种行为是出自恋圌童欲圌望的自我抒发,还是单纯因为猎奇或觉得刺圌激,甚至是对自己涉及的领域不够了解一厢情愿地美化,这种作品比并未真正伤害儿童的恋圌童者还要恐怖可怕。
















如果你真的那么想滥用或美化儿童色情,请让它烂在硬盘里,千万不要流入网络。
















你根本不知道那些东西流向哪里,也根本不知道那些东西会害多少人。
















这种作品强烈的感染力和误导性,甚至会让原本不是恋圌童癖的恶人,习惯于暴力和掠夺的恶人,对原本不感兴趣的目标产生兴趣。他们或许不是恋圌童者,危害性却极端恐怖。
















我们都拯救不了这个世界,至少别毒害它。
















对于观看到这里的你,我代表汤米,谢谢你们。
















你或许会想,汤米已经是个大孩子了,为什么恋圌童癖的父亲还是不肯放过他?
















因为方便。这个无法求救的孩子,依靠施暴的父亲和不作为的母亲才能生存。即使他的体型在父亲看来,不如幼时那么有“魅力”,但他是能被掌控,利用,随意玩弄的。
















汤米是无法发声的弱者。孩子们是无法发声的弱者。
















同人并不是儿童色情的重灾区,但浩如烟海的作品中隐藏的陷阱绝对比我们想象的多很多。
















同人圈的组成者绝大部分都是女性,女性和幼童一样,在这个世上都是弱者。或许我们的安全感要更深一些,因为我们头脑聪明,经济独立,能够接触广阔的世界,在网上自圌由发表意见……但那也仅仅是因为我们幸圌运罢了。如果命运突然塌陷,你和我都会变成汤米,把所有希望寄托在外界的帮助上。
















所以,在我们尚且有力量的时刻,我们应该背负更多的责任感,哪怕帮助不了汤米,也绝不要沦为加害他的冷酷世界的一部分。
















因为被几位好奇的创作者问起相关标准问题,在这里提一下我的看法:
















因为文学作品这方面并没有一个硬性的标准线,很多人自划的年龄界限是14岁,也有严厉的公共场合划在16岁,可供大家参考。
















而绘画作品除了符合年龄标准,还必须考虑到画面呈现出的最终效果——其实情圌色作品在创作上需要更多时间和技巧,是不太可能和普通的萌系图片混淆的,我相信大家有自己的判断力。
















说到擦边球的问题,儿童体态和少年体态其实差距比较大,青涩和幼稚也不太容易被混淆。有的作品中,越过了年龄界限的人物却明显具有大量儿童的体态特征——不是说大眼睛,圆脸颊这种,而是一些更微妙的描写或描画,且带有浓厚的亵玩意味。
















这种色情的描写可能寄托在另一个年长的角色身上,也可能只是对角色的特写,甚至可能打着清纯早恋的名义让两个幼童演绎,这种表达是否越线,本身是需要读者作者自己的判断的,毕竟不能矫枉过正,操作起来有些难度。
















但,如果,作品中的角色,哪怕不成年,会被普遍意义上的儿童激发性圌欲,哪怕只是一个设定,那他就是板上钉钉的恋圌童了。
















如果是不洗白这种行为的危害,正面写实地刻画这种角色的心理斗争,并避开所有相关性癖幻想的详细描写——简单说就是充分展现出了恋圌童行为不可原谅,这种写实作品也是无可指责的。
















以上是我的一些经验和想法,仅供大家参考。
















以下内容追加于2017.2.18日凌晨
















感谢大家的支持。我从未想过这篇拙劣的东西会得到这么强烈的响应,毫不夸张的说,这两天我连幻听的内容都变成lof的提示音了!实在是又受宠若惊,又哭笑不得。
















很抱歉我的精力有限,对于大家热情的回应无法一一回复,如果有迫切想要提问的朋友,请不要拘束地私信我就好。
















在我与朋友们和在座各位进行了非常细致的讨论后,我突然意识到,虽然儿童色情的创作和传播都是社会的一大问题,我最大的目的却是抨击洗白美化恋圌童的作品。我迷失在大量的信息之中,差一点就没能强调这个观点,所以在此补充。
















对于恋圌童行为进行洗白和美化的作品,社会影响极其恶劣,是绝对不该被容忍的。
















因为最可怕的是,这种作品往往不是十圌八圌禁的,它极有可能是全年龄,存在于人流量很大的平台上,它可能是漫画动画小说同人,可能被制作得非常精美,最恐怖的是,如果作者本身创作水平很高,它的阅读性和洗圌脑效果都会非常的好。
















或许凄美,或许温馨,这种被包装得浪漫又动人的故事,就连具有判断能力的成年人也会受到误导……所以在此,我不得不用我自己来举例。用我羞于面对的过去。
















在我十六七岁的时候,我沉迷日本文化,几乎是来者不拒,接触了大量的漫画,小说,动画,游戏,轻小说,而它们中有不小的比例都刻画了一个东西:恋圌童。
















可悲的是,我当时并没有发现。
















养成,重组家庭,小女孩和养父,小男孩和大姐姐,孤儿和温柔的青年,这些故事往往都有个“长大了我们在一起”的美好结局,以至于我完全没能看穿作者掩饰得也不怎么好的罪恶……一个正常的成年人,为什么会在孩子的面前,脸红心跳,难以自持?为什么会和一个没有判断力的孩子,海誓山盟,约定终生?
















然而我并没有发现,理所当然地接受。
















当时,我还没能接触网络和社会负面的部分,父母也对我没有相关教育,所以我不知道,我被误导,我相信了那是纯真的爱。
















也是那个时期,我阅读了一部推理作品,其中有个犯人,他是个中年男人,和自己十多岁的亲生女儿”相爱”,因为女儿和男同学交往一时崩溃误杀了她。
















我看着这个男人痛哭流涕,心想:
















“他好可怜啊。”
















……而多年后的今天,我突然想起了这段往事。我简直是羞愧得难以形容,不寒而栗,浑身冷汗。
















我竟然同情过一个十恶不赦的畜生。我竟然姑息了罪行。我差一点就成了帮凶,共犯。
















更恐怖的是……如果我并不那么正常……如果我心中也有潜伏的恶魔……
















我简直不敢想下去。
















有些傲慢,但我还是认为,我的智商,阅历,都并不比大多数人低下,但你们看,我多么容易受骗。
















更何况孩子?更何况内心本来就有裂缝的人?
















所以我想,这一次我的发声,大概是因为潜意识的羞愧,和恐惧。
















这个世界真的不够好,但,有很多很好的人存在。我依靠人类的善行生存着,所以,我是在向你们求助,也非常感谢你们的回应。
















哪怕有一个人也好,请像我一样,及时清醒过来。
















谢谢你们。

















在此特别鸣谢这篇《提供了理论支持的文章》,解开了我很多的疑惑。
















引用文中提到的一句话:If I see it,I know it。因为Pedophilia本身是一种行为,也是一种思想,他可以存在于任何题材,也可以存在于任何形式的创作,创作本身可谓是无罪的,作者却必须重视发表传播所引起的一系列后果。读者也应该运用自己的智慧去判断,去理性地应对。
















我的言论非常不成熟,难免有错漏武断之处,我也只能努力要求自己做得更好,谢谢你们的包容。
















本文拙劣,承蒙大家支持。
开放转载,请标注作者名字和来源网站,转载至任何平台皆可。












  我选择了代孕,参与了运动博弈,逃离了辩论商业化,来到了电竞风潮之中。我期待在香港买房,想做风险爱好者,但死于一纸婚前协议。
  -_-#   Q_Q   ≧﹏≦

【拒绝校园暴力,我们在路上】

猫在锅里——出国缓更中怼孟子义了吗:

我也是被校园暴力过的人啊


冷暴力真的受不了


家人永远是最坚强的后盾呀
转📣('ᴗ' )و


德古林那:



憋了很久,还是想在这里瞎逼逼一下。




我有一个初中同学,在初二我得肺炎半死不活的时候,在教室里,用很恶心的话当面侮辱我,两次。




——打出来都怕脏了各位的眼睛。




为什么呢?只因为我不愿意帮她的“朋友”,一个和我八竿子打不着的女同学占座。




我怒了,起身要动手,被其他家长们拦住了。




过后呢,我去打点滴,她用很“诚恳”的言辞在电话里向我道歉,哭着保证“再一再二不能再三再四。”




当时年轻啊,忍了。




今年我高一。




我这个人呢,不太合群。




她呢,见人说人,见鬼说鬼话。




新班级里认识我的只有她,她却认识很多和她一起补课的同学。




背地里,她用更加肮脏的话来污蔑我,诽谤我,说我经常挑衅,被她打得进了医院,出院后又挑衅,又被打。说我勾引男生摸胸,以及种种种种更加莫名其妙的指控。




不仅如此,这位仁兄还顺带着黑遍了我的初中班级。从同学到家长再到教师,无一幸免。




顺提一句,她曾经当众表示自己是一名蕾丝,并以此为骄傲。她曾追求过初中的化学老师,种种纠缠,被拒后崩溃大哭,吵着要跳楼。现在,自称在追求一名初三的学妹。




更为可怕的是,被无故侮辱的这些同胞们,全是曾经无私帮助过她的人。




包括我。




于是呢,那天中午,我把她喊到了一间空屋,当着班主任的面当面对质。




这位狗逼一开始死不承认,后来更是当众叫嚣:“你要什么呀,要我的命吗?”




我说抱歉,你这条命,谁稀罕要啊。




这场撕逼发生在十一月份。班主任警告了她,又让我们不得声张。




从此,我再没跟她说过一个字。




这一年的一月末,她才给我写了一封“道歉信”,信中极尽能事地逃避罪恶,洗白自己,还想要我感激涕零地原谅她,“重新成为好朋友”。




班主任呢,劝我放下,劝我原谅她。




我呸。




她在那篇被自称为道歉信的废草纸上写,以后若再评论他人,以命相抵。




——我去你妈的。




若是泼完脏水后以命相抵便够了,哪里又来那么多怨怼和死仇?




她根本没有意识到,这是一种名为“言语欺凌”的犯罪。




被她辱骂过,被欺凌者欺凌过的孩子数不胜数,但是,只有我一个人有胆量站出来。




其余的人,要么体格瘦弱,要么性格怯懦,要么没有后台撑腰。




而她呢,家长疼爱,要什么有什么。




老师?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嘛。




更多更多的,遭受欺凌与刁难的同学们,还在一片黑暗中孤立无援。




在这里,我不是想单纯地讲个故事卖卖惨,让导师转身。我知道,比我更惨的孩子,还有好多好多。




救救孩子。




如果见到校园暴力,请尽量拔刀相助。




至少,不要承载着种种顾虑,成为一个冷漠的中国人。




有一份光,发一份热。




【拒绝校园暴力,从你我做起。】
最后,请务必点点小蓝手,能转载当然是最好的朋友了。
用不着喜欢这几个破字儿。
或许,您的举手之劳,可以唤醒一个孩子的心。


《是谁杀死了原创者?》——致抄袭者与冷漠者

弹棉花的小姑娘:

挖坑熟练工跪求填土良心工:



脸盆鸟:







《是谁杀死了原创者?》——by脸盆鸟








谁杀了原创者?








是我,抄袭者说,








用我的复制和粘贴,








我杀了原创者。








谁看见他死去?








是我,冷漠者说,








用我的冷漠,








我看着他死去。








谁取走他的血?








是我,商人说,








用我的金币,








我取走他的血。








谁为他做寿衣?








是我,法律说,








用我的法规和条文,








我会来做寿衣。








谁来为他掘墓?








是我,评判者说,








用我的嘴巴和键盘,








我将会来掘墓。








谁会来做牧师?








是我们,导演和“编剧”说,








用我们的镜头和“剧本”,








我们会来做牧师。








谁来为他记史?








是我,“成年人”说,








若我不是“心智成熟”,








我将来为他记史。








谁会来持火把?








是我,反抄袭者说,








我立刻拿来它。








我将会持火把。








谁会来当主祭?








是我,文化说,








我要哀悼挚爱,








我将会当主祭。








谁将会来抬棺?








是我,律师说,








如果愿意付款,








我就会来抬棺。








谁来为他加冕?








是我们,道德和底线说,








我们将用道德和底线铸就王冠,








我们会为他加冕。








谁来唱赞美诗?








是我,良知说,








站在良心的位置上,








我将唱赞美诗。








谁来敲丧钟?








是我,政府说,








因为我足够有力,








我来鸣响丧钟。








所以,再会了,原创者。








所有善良的人,








全都叹息哭泣,








当他们听见丧钟,








为可怜的原创者响起。








启事








告所在有关者,








这则启事通知,








下回人性法庭,








抄袭者将受审判。








————————————————————
《是谁杀死了知更鸟?》原文
谁杀了知更鸟?
是我,麻雀说,
用我的弓和箭,
我杀了知更鸟。
谁看见他死去?
是我,苍蝇说,
用我的小眼睛,
我看见他死去。
谁取走他的血?
是我,鱼说,
用我的小碟子,
我取走他的血。
谁为他做寿衣?
是我,甲虫说,
用我的针和线,
我会来做寿衣。
谁来为他掘墓?
是我,猫头鹰说,
用我的凿和铲,
我将会来掘墓。
谁会来做牧师?
是我,乌鸦说,
用我的小本子,
我会来做牧师。
谁会来当执事?(又译: 谁来为他记史?)
是我,云雀说,
若不在黑暗中,
我将会当执事。(又译:我来为他记史。)
谁会来持火把?
是我,红雀说,
我立刻拿来它。
我将会持火把。
谁会来当主祭?
是我,鸽子说,
我要哀悼挚爱,
我将会当主祭。
谁将会来抬棺?
是我,鸢说,
如果不走夜路,
我就会来抬棺。
谁来扶棺? (又译:谁来提供柩布?or谁来负责棺罩? )
是我们,鹪鹩说,
我们夫妇一起,
我们会来扶棺。(又译:我们提供柩布。or我们来负责棺罩。 )
谁来唱赞美诗?
是我,画眉说,
站在灌木丛上,
我将唱赞美诗。
谁来敲丧钟?
是我,牛说,
因为我能拉牦,
我来鸣响丧钟。
所以,再会了,知更鸟。
空中所有的鸟,
全都叹息哭泣,
当他们听见丧钟,
为可怜的知更鸟响起。
启事
告所在有关者,
这则启事通知,
下回鸟儿法庭,(又译:麻雀将受审判, )
麻雀将受审判。(又译:在下回的鸟儿法庭。)









所以记住了,是你们抄袭者啃干净了原创者的血肉来为自己织就锦绣。








所以记住了,是你们冷漠者敲断了原创者剩的骨头吸允着里面的骨髓。








所以记住了,是你们,你们自己放弃了更好的未来。